登录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95后“闪辞”报告

实用文章

[HR] 95后“闪辞”报告


……都说年轻人爱跳槽,没想到这么能跳……
 

本文已获授权   作者:俞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初出茅庐的95后获得的第一个标签是:隐形退休人口——据说刚刚工作的95后,平均7个月就离职了——这是80后、70后甚至90后都想不到的。

是哪个瞬间、什么原因,让95后毅然决然地“炒了老板”?
 
 
 
 


都说年轻人爱跳槽,没想到这么能跳。
 
有网友说:“两个月一换,目前已经是第四份工作了。我入职一个月,现在已经在回家的动车上了。两个星期,我不是最短的,相信我。”
 
今年6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7届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内的离职率,高达33%。
 
如果我们将时间轴拉得纵深一些,会发现职场人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职时间,无可挽回地呈现出随代际显著递减的趋势。
 
领英于近期发布了“第一份工作趋势洞察”。70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超过4年才换,80后则是3年半,而90后骤减到19个月95后更是仅仅在职7个月就选择了辞职。
 


堂兄和他大学同学合伙开了一家公司,最近在招聘95、96年毕业生的时候,发牢骚说:“我花钱养的员工,都不能说两句?
 
堂兄做员工时,企业还是科层制,他懂规矩,服从领导。现在互联网化,很多公司都开始扁平化管理,我跟堂兄说:“你得学会平等。
 


一言不合,年轻人真的就会辞职,甚至是裸辞近日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22.5%的受访职场青年裸辞过,49.4%考虑过裸辞
 
一股躁动的气息在职场中蔓延,智联招聘进行的白领跳槽意愿调查显示,明确不想跳槽的,仅占总量的3.6%。年轻人不是在跳槽,就是在跳槽的路上。

 
 


实际上,不是年轻人变得快,而是这个时代变化得太快,如今职场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首先,年轻人找工作就迎来了变数

经济学家盖伊•伯格尔指出,“大学文凭曾经能让你拥有一份长达40年的工作。但现在,它只是你第一份工作的敲门砖而已。
 
从1999年起,我国连续扩大招生规模,应届毕业生人数一年一个纪录。2018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820万,相当于瑞士全国人口数。
 
在2017年的795万名应届大学毕业生中,520万人投了10份以上的简历才找到工作。其中80万人的简历,出现在了50多家公司的邮箱里。
 


 其次,企业也在变化

终身雇佣制已经是老黄历,雇主也认为职员变得更加“可任意处理”。经济学家也表示,“事实上,雇主正在迅速更新换代员工。
 
薪资的增长方式加速了企业之间人员的流动跳槽成为提升收入最便捷的方式。在人力资源领域,一个流行的说法是,每次跳槽应该至少要求20%~30%的涨薪。
 
在中国,企业的加薪结构一般是固定的,比如按照绩效KPI决定涨薪额度,企业中最优秀的人才每年也只有2次涨薪机会,每年最多不超过30%。如果跳槽成功,情况则大不一样。

 

 更何况,整个大环境也在变化,人当然要跟着趋势走
 
从经济角度讲,第三产业占主导的发达国家,工作灵活多变跳槽机会多发展的标志。
 

2017年中国的第三产业比重为51.6%,已超过GDP的半数。在年轻人聚集的北京,三产比重则为80.6%,全国排名第1。
 
曾经父母眼中的铁饭碗,如今一摔也会碎。2017年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共减员2.73万人,有个在国有大行工作的朋友感慨道:银行不再是铁饭碗了啊……
 
体制内也一样。6月11日《辽宁日报》称,八月底之前完成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下辖的事业单位要完成90%以上的精简,还特地将1:39的官民比定为奋斗目标。
 
甚至你我现有的工作,未来也朝不保夕呢。英国剑桥大学的两位学者在2013年就曾精确测算出: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大约有47%的岗位危在旦夕。
 



 
 


职场在变,年轻人则在变化中求发展。
 
 第一个改变: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调查显示,62%的2017级应届毕业生,认定自己需要“先就业,再择业”第一份工作,并非就要一辈子干到底。
 
2017年《第一财经周刊》曾经对毕业生做了一项调查,认同“刚开始的几份工作都是尝试,可以帮助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选项的比例,达到52.1%。“
 
今天我们会发现,第一份工作的专业对口比例也呈现出随代际递减的趋势70后当年的专业对口比例超过40%,而95后则锐减到28.8%
 

 
其实换工作的想法,中年人时刻都有,只不过年轻人最敢做,试错了大不了重来
 
如果按年龄划分,35岁以上的员工是最稳定的人群。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机会成本不高,换工作的风险不大。而35岁以上的人,风险要相对大得多。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院长李家华认为,工作并没有变得更难,年轻人能力也不比老一代差,只是年轻人的父辈会为了养家糊口忍受工作,而这代年轻人更看重感觉和兴趣,他们没有太多顾虑,有条件勇敢地辞职。

 第二个改变:原来由稳定带来的安全感,现在被追求进步所取代
 

知乎上,一位两年换了5份工作的年轻人担心地问,自身是不是存在问题。右侧的关联问题里,一位28岁的青年怀疑:“我毕业6年还没换工作,是不是不求上进?”
 
跳槽分主动跳槽被动跳槽。主动跳槽的增多,说明职场人生存状态在发生变化。

认识一个比较知名的自媒体人,他说:“如果一份工作总是输出,而学不到新东西,那是对人的消耗。时间久了,人就废了。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逐渐摆脱了在一个地方混资历的工作模式,“平台的能力不代表个人能力”越来越成为共识。这对年轻人其实要求更高,只有不断提升专业能力,才能如鱼得水。


 
 第三个改变:看重职场中的自由
 
采访冯仑时,他说毕业时最迫切的问题是怎么让组织选择自己,因为那时候企业都是公家的。只要你屈服,让人家选就完了。
 
今天是自我选择的时代,国企还是私企,创业还是打工,年轻人自己说了算,干不爽了想跳槽很正常。
 
加之现代社会,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口流动制度。户籍制度不像以前那么严格了,交通越来越便利,互联网越来越完善,人口流动就会成为常态。
 
国家卫计委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5)》显示,2015年中国流动人口规模达2.47亿,相当于中国每六个人中有一个是流动人口北上广深依旧是最吸引年轻人的都市,74.7%的流动人口集中汇入东部。其中,90后所占比例逐年上升。
 
年轻人扎堆的北京,每天早上的地铁那叫一个拥挤。今年夏天暴雨,地铁4号线瘫痪,根本挤不上去,我不得不倒腾到14号、5号、6号线,围着北京三环,绕了一大圈去上班。看着车厢里一张张一言难尽的面孔,我知道大家都不想上班。
 
不想上班的年轻人并非消极厌世,陈丹青在《圆桌派》里指出:不想工作和不想上班,是两个概念。
他说:“我非常厌恶上班,但是我很热爱工作。所谓工作就是我自己那点事,我跟个虫子一样,起来以后就进入工作,一直工作到睡觉。但是我不想上班。我相信大部分人是厌倦上班,不是厌倦工作。”
 
窦文涛总结说:是不喜欢在那种组织化的环境底下生活,而且是那种组织化的时间表
 
 
自由是相对的:
一方面,年轻人可以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大,选择自由会带来更高的满意度
另一方面,一旦让年轻人自由了,年轻人反而有了焦虑,因为贫富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也就是说,现在是自由的困惑和枷锁。

如冯仑所说:“年轻人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自己去安排自己的未来。”
powered by Pelearning & Hanphy & easyAMS
CLOSE  

  (021)80158326-9-29  (Mon-Fri, 9am-6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