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只有妈妈,没有“全职”和“职场”之分

实用文章

[亲子关系] 只有妈妈,没有“全职”和“职场”之分


…全职妈妈能成为普通且自由的岗位吗?…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LinkedIn
微信ID:LinkedIn-China
LinkedIn领英是全球知名的职业社交网站,每个《财富》500强公司均有高管加入。


前一阵,50岁的”少女”伊能静又上热搜了,她在发了一篇微博长文,话题是“母亲对孩子的付出是否应该被归类于牺牲?”, 这篇微博收获了34K+的赞
 

自从怀孕生产后,伊能静就宣布自己会暂时放下工作做全职妈妈,好好陪伴孩子。这两年她也确实鲜有作品,反而成了微博上有名的育儿顾问,因科普育儿知识和安利育儿产品而广受妈妈粉的好评。

提起全职妈妈,媒体最喜欢做两件事:
 第一,把她们和“牺牲”、“放弃自我”这些词放在一起
 第二,拿职场妈妈和全职妈妈进行对比


可是,这样计算出的价值真的是对全职妈妈们的尊重么?把全职妈妈与职场妈妈作比较真的有意思么?



 1. 受人"爱戴"的全职妈妈
价值多少


全职妈妈是这样一份工作……

工作时长:周一到周五24小时on call,节假日90%的时间要加班
客户:全世界公认最重要最有潜力的甲方,但也是公认的难搞

必备技能:好的沟通能力、超好的应急能力、超超好的耐心、超超超好的体力,同时还要懂心理学营养学情绪管理精力管理方面的知识

团队:基本靠单打独斗,偶尔有人帮忙,还要小心对方是不是猪队友
月薪呢:是

 

高风险高投入高要求0回报这恐怕是全天下最不公平的一份工作。所以社会确实开始对全职妈妈们呈现出更友好的面孔,比如:

在教育方面,一些知名私立幼儿园小学更喜欢招收全职妈妈的孩子,因为“她们更有精力投入孩子的教育”;

在价值上,有人开始帮全职妈妈算账:一个全职妈妈=保姆+早教老师+营养师等几个身份为一体,月薪实际可达16000元

在学历上,名校毕业、海归、名企高管辞职做全职妈妈也不再是大材小用了什么事能大过孩子的成长呢?
总之,社会和舆论都在花式体现全职妈妈的价值、提升她们的地位。

谁敢公开说一句全职妈妈的“不是”,比如“她做全职妈妈也许是在职场混不好”之类的话,诸多质疑、谩骂就会扑面而来:“你知道全职妈妈有多辛苦么?”、“你知道全职妈妈创造了多少价值么?这些“声援”恰恰暴露了:其实社会还没有真诚地承认全职妈妈的价值
 

正如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里说的:
我们的“自我”就像一只漏气的气球,需要不断充入他人的爱戴才能保持形状,而经不起哪怕是针尖麦芒大的刺伤。


 
​ 2. 这样的“尊重”
也许是一场与时俱进的show


“妈妈”最开始的生物属性,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精细的划分。

通常我们把有全职工作有收入的妈妈称为职场妈妈没有收入的妈妈称为全职妈妈。其实,这两类妈妈本就没有比较的必要,身为人母,她们的评审应该是孩子和家人。

金钱衡量个人价值是社会的惯用伎俩,更简单、有效,所以才会让全职妈妈看上去变成弱势群体。可是,这真的是在帮全职妈妈们扭转局面么?
 

各路媒体们例举了很多全职妈妈的职能,比如她们会为孩子花费2小时精心准备一顿午餐,会花3小时陪伴孩子学习、参加兴趣班。可是这些事情,每一个有爱的职场妈妈在力所能及时也愿意做啊。

比如哈佛教授蔡美儿(著名育儿书《虎妈战歌》的作者),工作虽忙,但也坚持每天陪娃练琴1小时以上周末花4小时送孩子学琴和网球,两个女儿后来分别去了哈佛和耶鲁。

还有Hulu(2017年火遍全球的美剧《使女的故事》就是它家原创出品的)全球副总裁诸葛越,在斯坦福读计算机博士时大儿子出生了,后来创过业,混过雅虎和微软,现在是副总裁,既没耽误职业发展,也没耽误儿子进剑桥。

 

如果把孩子进入好大学当作成功的标准,这样对全职妈妈其实是不公平的,因为职场妈妈除了成功的孩子,自己还有开挂的职业生涯啊。

所以,去比较全职妈妈和职场妈妈挺没意思的,因为孩子成功的定义是多元的,而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也是多元的

更何况,就算全职妈妈牺牲“小我”为孩子的成长提供诸多帮助,在大部分男性来看根本“无所谓”
未必是他们不尊重全职妈妈的价值,而是社会分工已经让他们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
妈妈是女性天职,天职就是天经地义,所以大家就认为女性应该忍受分娩的痛苦、不眠不休给孩子喂奶换尿布哄睡陪伴教育

社会自古就是这样划分男女职能的,而女性生理特征又为这样的“设置”提供了便利。所以,在男性看来:
作为职场妈妈,你上班+带孩子是合理的;
作为全职妈妈,你“不上班”(没有创收)+带孩子也合理。

 

拼命计算和赞美全职妈妈的的价值不是尊重,反而更像为了让大家跟上文明发展而做的show。



​ 3. 请让全职妈妈成为
普通且自由的岗位


对全职妈妈最好的尊重不是在身份前冠名“全职”二字以显示其社会属性、不是不能judge、不是把她们的劳力换算成等价的金钱——因为这很难计算清楚,而且谁发钱呢?

而是以平常心看待这个身份,以及让那些无奈成为全职妈妈,和想抽身出来的女性有不做全职妈妈的选择

要做到这两点不容易,即便在美国这个为家庭主妇背书多年的国家,全职妈妈们提起自己的身份还是会心虚:
比如我的美国朋友Jane就是全职妈妈,带3个孩子,总是会和别人解释自己也曾试过兼职,但每天工作4小时带3个娃太不容易,最后为了孩子还是辞职了。
 

而从希拉里到百事集团CEO卢英德、前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这些政要和高管,无一例外都在呼吁女性不要放弃职场,全职妈妈尽快回归。

可是, 为什么一定是“回归”?
只要女性愿意,并且能与另一半协商妥当家庭为什么不能成为她们的归宿
如果社会能用平常心把全职妈妈看成人生和职场上的一个普通而非“脱轨”的选择,回归从何谈起?
我们会去呼吁一名医生、一名工程师“回归么?

对于那些想从全职妈妈这份工作跳槽的女性来讲,最大的尊重就是给予她们选择权

李亦非,全球最大上市对冲基金管理公司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刘楠,身价10亿美元的进口母婴品牌特卖商城创始人兼CEO。
她们曾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全职妈妈
 

要想实现这样的转型,除了付出他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外,社会大环境也很重要。关于后者,我非常认可安妮-玛丽斯劳特的看法。

她被誉为“美国职业女性TOP1”、是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首位女院长、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首位女性司长、国务卿希拉里的左膀右臂。她在著作《我们为什么不能拥有一切》里提到两点:

 1. 我们需要重建“竞争与关爱”模式。前者侧重点在职场,后者侧重点在家庭,只有承认二者同等重要时,这个社会才会真正承认全职主妇的价值,并不以此来贬低她们在职场上的价值。

 2. 全世界经历过多次妇女运动,目标都是女性,下一阶段的妇女运动“改革”的对象应该以男性为主了


只有当全职妈妈不再被社会当作弱势群体时,她们的价值才会得到真正的认可。
 
powered by Pelearning & Hanphy & easyAMS
CLOSE  

  (021)80158326-9-29  (Mon-Fri, 9am-6pm)